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讨
青少年违法犯罪状况、趋势及对策研究
分享到:
作者:王双月 彭慧敏  发布时间:2018-04-04 16:09:36 打印 字号: | |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精辟的论述了少年之于国家未来的关键性作用,可谓振聋发聩、催人深省。时至今日,激昂奋进、血气方刚的青少年是否能健康成长仍是关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命题。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下,为青少年成长提供了更为优渥的物质条件,然而,“从某种程度上说,当一个文明趋向于更高,或许还是更有价值的目标时,社会性越轨(犯罪)的可能就越大” [1]。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使得干扰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的不利因素增多,当前,我国青少年违法犯罪现状严峻,青少年违法犯罪在我国全部犯罪案件总数及人数的比例不断增加,青少年违法犯罪的难题依然存在,且大多具有时代特色,应当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和广泛关注,并采取积极有效的实效性对策。

一、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现状、表现形式及特点

(一)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现状及表现形式

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现状在当下社会不容乐观,可以用“数量多、危害大、蔓延快”来概括。特别是物欲横流、网络遍布的年代,畸形金钱观的影响、网络垃圾的侵入,加剧了青少年违法犯罪的严重程度,尤其是一些非正规商业网站存在或提供不良链接所包含的内容,不断毒害和侵蚀青少年的心灵。暴力游戏的盛行,也使得他们淡化了实际犯罪后果,对犯罪降低了警惕性。根据近年来青少年违法犯罪现状的分析,青少年违法犯罪主要由以下几种表现形式:

1、盗窃罪

20179月,某辖区派出所接连接到电动车、摩托车被盗的报警,经公安机关侦查查明,这个盗窃团伙由12人组成,其中,一人是90后,11人系00后,最小的才12岁,涉案价值金额达数万元。经办案民警介绍,因厌学、好逸恶劳、缺乏家长管教等原因,这12人早早便混迹于社会,通过在网吧打游戏、飙车等活动互相结识,并相约从事盗窃车辆的违法犯罪活动。为寻刺激,他们将偷来的车进行改装,相约于公共交通道路上无证驾驶,兜风玩耍,上演速度与激情,疯狂之后便将玩腻的车辆丢弃。

由于青少年大多贪图享受,但又想不劳而获,盗窃罪在青少年犯罪数量中“首屈一指”。另外,还有一部分青少年之所以盗窃,并不为求财,而只为寻求精神刺激,一旦案发,绝大多数被告人都有“悔不当初”的感慨。

2、寻衅滋事罪

201567日晚21时许,被告人王某与孙某、赵某等人在某酒吧消费时,因弄碎杯子叫嚣“老子有的是钱,想砸就砸”,进而与酒吧工作人员发生口角,后纠集高某及杨某、梁某、何某、耿某、李某、刘某、夏某(年龄均在25周岁以下)等人手持柴刀、铁棍等工具对该酒吧进行打砸,并殴打酒吧工作人员张某,致张某左臂受伤。经鉴定,该酒吧被损毁财物价值人民币14万余元,被害人张某的伤情为轻微伤。被告人王某等人因犯寻衅滋事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

这是一起典型的青少年寻衅滋事案,在现实生活中时有发生。寻衅滋事多是无事生非、起哄闹事,扰乱公共秩序,主要是为寻求精神刺激,逞能耍酷。这种犯罪表现形式与青少年阶段的心理特征密切相关,应当引起足够重视。

3、抢劫罪

成某、殷某、韩某、温某(均系未成年人)与赵某、夏某初中毕业后均未继续读书,而是无所事事混迹于社会,几人臭味相投、相交甚好,但都没有正式职业,整日浑浑噩噩、不思进取。一日酒足饭饱后,成某因说起近日手头紧张,想要“来点快钱”,殷某等人听后与之不谋而合,于是几人手持随身携带的刀具步行至一理发店,此时理发店内只有唐某一人,他们便趁机逼迫唐某,令其交出财物,唐某不从,奋起反抗,殷某等人并未因此幡然醒悟,反而对被害人唐某拳脚相向,赵某更是手持刀具数次扎向被害人,导致被害人重伤二级,数名被告人并未就此收手,而是趁被害人被伤、毫无反击之力时抢走了被害人的OPPO手机一部,钱包一个,内有现金4000余元,银行卡三张,身份证一张。

因势单力薄,青少年抢劫多是团伙性犯罪形式,他们通过结伙,相互壮胆,互相鼓动,加上“法不责众”的错误法制观念作祟,导致青少年团伙性抢劫犯罪频发,令人扼腕叹息。

4、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

20151211日晚上,李明、王帅(二人均不满十六周岁)等人在一家烧烤店里聚餐,毕伟、薛超等人也在此吃饭,因为停车的事,薛超和李明、王帅等人起了冲突,当时薛超纠集了几个人与李明、王帅等人理论,并有轻微肢体接触,后经警察调解,双方各自相安无事的回到家中。第二天,李明、王帅等人为了协商前一天被殴打的事,指使于丽将薛超骗至一个小公园处。被告人薛超与李明等人发生争执后,打电话叫来被告人张亮等人手持铁管与李明等人相互殴打,造成两名被害人不同程度受伤。后经公诉机关指控,法院判决被告人薛超、张亮分别因犯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拘役四个月和有期徒刑三年。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古人的为人处世智慧并不能阻挡无知少年们犯罪的步伐,他们的心理、智力尚处在用原始蛮力处理问题的水平。青少年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多发生在相识的人之间,他们或为一己私利,或为“江湖义气”,或为一时图个痛快,彰显自己的威风、耀武扬威,一言不合就纠集多人聚众斗殴,社会影响恶劣,聚众斗殴也成为青少年犯罪中不容忽视的一种形态。而在聚众斗殴中出现致人重伤、死亡后果的,会转化为故意伤害罪。

(二)青少年违法犯罪的特点

1、青少年违法犯罪主体呈低龄化发展趋势

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公布的统计数据表明,全国犯罪总数的 7O%以上是未成年人犯罪 。[2]现代社会的发展一方面为青少年的成长提供了有力的物质基础,但另一方面,信息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得海量信息如雨后春笋般呈现,青少年接触的信息量越来越大、内容越来越庞杂,当前青少年的生理和心理趋于早熟,然而因为生理、心理毕竟尚未成熟,加上低龄青少年突出的自尊心强、易冲动、叛逆等心理因素,低龄青少年违法犯罪的数量不断增加,青少年的这个阶段,常常被人称为“高危年龄段”。[3]

2、青少年违法犯罪主体整体文化程度较低

在违法犯罪的青少年中,不乏经受过正规高等教育或者获得高学历的年轻人,比如在我院审理的大量的非法传销案件中,有一部分涉嫌犯罪的青少年是本科生甚至硕士研究生,当然,高学历犯罪自然令人唏嘘,但毕竟实属个例,走上违法犯罪道路的青少年大多未受到过系统教育,因其信仰缺失,文化素质较低,对社会、法律等各方面的认知匮乏,很难形成完整的、理性的价值观体系,易受其他不法分子的蛊惑、影响,从而违法犯罪。

3、青少年违法犯罪手段多样,网络犯罪突出

每种犯罪形式都逃不开时代的影子,目前,青少年的犯罪方式中越来越多的依托于网络,他们利用网络、自媒体等新的手段实施诈骗、盗窃等传统犯罪行为。科技发展是把双刃剑,备受关注的“徐玉玉遭电信诈骗身亡”案已经尘埃落定,但它留给我们的问题与思考才刚刚开始。徐玉玉案,已然将青少年高科技手段犯罪的话题推向了舆论热点,这种依托网络实施犯罪行为的特点打破了传统犯罪行为受时间、空间限制的界限,很大程度上扩大了诈骗、盗窃等传统犯罪行为实施的范围和影响,对网络的纯熟及对游戏的狂热使得一部分青少年以此为乐,更加凸显出预防青少年网络犯罪的紧迫性。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形式与社会科技、经济发展的形态密切相关。

4、团伙犯罪趋向性明显

近年来,我国青少年犯罪从单一性、个别性逐渐趋向于有组织、有目的、有分工的复杂团体性犯罪,更有甚者开始向“涉黑”犯罪形式转化。青少年团伙犯罪中,主要存在两种常见的表现形式:一是以非法获取他人财物为目的的财产性犯罪,常见的有团伙盗窃、抢劫、诈骗;二是以非法侵害他人人身安全和自由为目的的非财产性犯罪,如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除此之外,还有侵犯复杂客体的犯罪形式,比如团伙性寻衅滋事等。由于青少年在体力、智力、胆量方面的不足,团伙性犯罪更能激发他们好勇斗狠的心理需求,减少作案阻力,使犯罪易于得逞。

二、青少年违法犯罪的诱因分析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犯罪行为是一系列因素综合作用的表现,这些因素既是个别的,又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并且交织在一起。因此,引发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原因应当多方位分析,这其中有自身来自特定成长时期的困惑、性格等方面的缺陷,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家庭引导的缺失,也有学校教育的不力等因素。

(一)自身原因

青少年自身原因是导致犯罪的内因,也是根本原因。“功崇惟志”,那些一生有所成的人,无一不是秉持着崇高的志向,以梦为马,砥砺拼搏,矢志不渝,甚至达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境界,从而取得成功,实现了自我的人生价值。相对而言,一些青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对自我没有清晰的认识,没能寻找到心之所向,未能树立远大志向,做到心无旁骛、励志拼搏,而是形成了游手好闲、好逸恶劳、无事生非的不良嗜好和品行,加上其自身性格的缺陷、幼稚的心理,一旦生活需要、人格尊严无法得到预期满足时,就容易由于法制观念的缺失而误入歧途,最终走向犯罪道路。再有就是缺乏自律意识,由于法律知识匮乏,再加上缺乏规则意识,很多青少年难以做到“君子慎独”,加上这个阶段的青少年本身就有自制力不足、意志力薄弱的特点,更易受到外界的诱惑和不良影响。

(二)家庭原因

“养不教,父之过”,从心理学角度来讲,任何人都带着浓郁的原生家庭的影子,家庭教育的缺陷是子女形成不良习惯和品行的“病灶”,“问题家庭出问题少年”,青少年身上的人格缺陷和性格缺失是家庭缺陷的集中体现。之所以如此,原因复杂。一是因家长自身素质不高、行为不端,或本身有些劣根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久而久之被孩子习得,以致于和父母一样养成小偷小摸、打架斗殴的不良行为;二是父母教育不得法,不懂得因材施教,有管教的意识,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三是父母未足够重视,特别是在孩子性格、行为习惯形成的关键时期未予以及时引导,等到意识到应加强对孩子的管教时,却发现“亡羊补牢,悔之晚矣”;四是因父母无暇顾及,从而对孩子的教育采用“无为而治”,放任自流,导致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因缺乏正确、适当的引导而踏上了犯罪这条不归之路;五是经历坎坷导致的性格、心理不健全,或因父母离异,或因家境贫寒,或因遭人欺侮,这些坎坷经历逐渐使他们形成孤僻、怪诞的性格,对事物心存排斥的冷漠,他们总觉得低人一等,处境孤立,久而久之这种冷漠与自卑心理转化为自暴自弃,更有甚者对社会怀恨在心,以致作出种种对抗社会的犯罪行为,最终沦为阶下囚。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这种豁达、开朗的人生观是青少年理应具备的,家庭教育和引导的缺位是导致青少年未能形成科学人生观的重要因素。

(三)社会不良因素影响

青少年处于智力、生理的发育阶段,其判断能力及思维能力并未完全成熟,易受外界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从而误入歧途。主要的不良社会因素有:一是文化市场的“黄色污染”。低级、庸俗的文化会侵害、腐蚀人们的灵魂。目前,在文化市场上,图书报刊、音像制品中充斥着大量的封建迷信、凶杀暴力、淫秽色情及其它不健康的内容,对社会文化造成了比较严重的污染。其中,“黄色污染”对青少年的腐蚀则最为严重。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对营业性娱乐场的设置、对未成年的保护均做了明确规定[4],可一些游戏厅、歌舞厅、录像厅、网吧老板,利欲熏心,社会公德缺位,道德良知缺失,致使一些青少年沉湎于此,心灵遭受毒害,理想被严重扭曲,他们为满足自己的超前消费和感官刺激,而逐步走向犯罪。微博等公共媒体曾暴露过多起青少年奸淫幼女案,其中,14岁的赵某奸淫幼女案尤其让人瞠目结舌,赵某年纪不大,就“糟蹋”、奸淫了多名女孩,这些女孩最大年的11岁,最小的不过4岁,赵某犯罪过程花样翻新,手段残忍,据他说,这些都是他看黄色录像学来的。他经常光顾的录像厅老板也因此被判刑。正像一位中学校长所发的感叹:“课堂教育一个钟头,不顶录像厅一个镜头”,“老师苦口婆心讲一天,抵不上学生书摊转一圈”。二是以腐败现象为代表的“灰色污染”。腐败现象对下一代的影响亦不可等闲视之。以权谋私、贪污受贿和走后门拉关系,使一些青少年也耳濡目染。他们受家庭环境影响,相信“权大于法”,依靠自己的家庭势力而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甚至违法犯罪,比如轰动一时的“我爸是李刚”事件。三是带有黑社会性质暴力犯罪的“黑色污染”。这几年来,我国带有“黑社会”性质(称之为“涉黑案件”)也越来越多。一些比较具体的宣传报道,虽然有正面的法制教育的作用,但过于细致的宣扬和描写,使一些青少年纷纷模仿,讲“哥们义气”,跪拜结盟,打打杀杀,危害社会。有专家讲,“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类少年犯团伙极易发展成为黑社会势力”。

三、预防对策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在青少年犯罪问题上,事先预防是比事后惩治更为重要的举措,正所谓未雨绸缪,凡事当防患于未然,如此方能将不良后果降至最低程度。而且,从犯罪心理学“破窗理论”的角度而言,及时遏制某一类青少年的犯罪心理状态和行为,对于预防同类青少年类似的犯罪行为大有裨益。“破窗理论”认为,当一幢建筑有了被打破的窗户,即便开始时只有少数窗户是破损的,但是如不被及时修好,那么此后就会有更多窗户被破坏。将这一理论运用至青少年犯罪行为心理学中,就会出现:当一个或几个孩子开始出现打架、斗殴、逃学、盗窃等不良行为时,家长或者学校如果不及时进行心理疏导和制止,那么这些孩子很有可能会变本加厉,并实施更为严重的不良行为,如聚众斗殴、强行索要他人财物等等,因为青少年时期较为突出的盲目从众心理,往往会导致更多有这些潜在想法的孩子加入其中。因此,在“破窗理论”背景下,应当严厉打击各种违法犯罪的萌芽或伊始状态,将“病灶”扼杀在摇篮里。

(一)创新青少年社会教育以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

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应当重视社会力量,整合社会资源,将青少年社会教育机构的宣传、教育功能纳入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机制中。广泛分布于全国各地的青少年社会教育机构,为青少年提供了丰富多彩的校外活动,能有效地弥补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不足,保障青少年身心健康,培养其高尚的道德情操和良好习惯,防止他们出现不良行为或严重不良行为,甚至是违法犯罪。因此,青少年社会教育活动对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工作意义重大。

(二)学校预防须重视精神教育及身体教育的平衡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学校教育不应只以知识教授、甚至以成绩为首要目标,教育者应当充分认识学校教育在学生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形成过程中的重要意义,帮助学生解决人生成长过程中的疑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引导青少年形成阅读的习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在阅读中获取知识,发现自己,遇见知己,获得精神的满足。同时,应当高度重视身体教育的重要性。著名哲学家柏拉图言曰:身体教育和知识教育之间必须保持平衡。体育应造就体格健壮的勇士,并且使健全的精神寓于健全的体格。青少年认知世界的方式不应仅限于网络这一狭隘的渠道,青少年要在实践中用自己的双眼去发现世界,以“第一视角”去了解世界、认知世界,进而发现自己、了解自己,完成自救,从被动的被改变转变为主动的去改变,以此形成健康的、正确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完成人生的美丽蜕变,引导青少年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回归到学习和生活中,培养积极向上的生活理念,从根本上远离犯罪。

(三)充分发挥家庭预防的媒介作用

家庭是最有效的社会控制媒介,也是社会的基础细胞,遏制青少年犯罪应从家庭抓起。我国《婚姻法》规定,培养、教育子女是父母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子不教,父之过,父母应肩负家庭教育的责任,教导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在交友中“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父母应当以身作则,提高自身素质和修养,做好榜样。把握教育方法,注意因人因时因地而教。疼爱孩子也要注意过犹不及,正所谓“溺子如杀子”、慈母多败儿,要疼爱有加,更要爱之有度。

(四)利用大数据分析,加强青少年网络犯罪管控

史上最大的众筹项目The Dao曾被黑客攻击,以致太币遭受重创,说明以传统方法无法解决当前的网络犯罪问题。侦查和监管部门应当与网络运营商之间建立有效的协作机制,制定系列规范,做好制度和技术两方面的对接,积极的关注网络社区,利用大数据信息分析青少年犯罪的规律性和方向性,为预防和打击青少年犯罪提供质量高、实效强的应急预案和侦查模型。

(五)依托刑事审判庭预防失足青少年

在我院刑事审判庭工审理青少年犯罪案件中,注重把握庭前调查、庭中教育、庭后回访“三步曲”,通过实地考察,深入走访青少年犯家庭、学校、社区,全面了解被告人的成长过程、心理特点,重点掌握其思想、品格及平时表现,以此向前延伸审判工作,查明社会环境、犯罪动机,从而对症下药 ,掌握被告人非监禁刑所具备的监护、帮教条件。进一步探索推行圆桌审判模式,对属于初犯、犯罪情节轻微的青少年犯罪案件,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的作用,与法官、书记员、公诉人及未成年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辩护人围坐圆形会议桌进行审理,从形式上进一步减轻未成年人的心理压力,消除未成年被告人对案件审理的恐惧和抵触心理,拉近与法官的距离,从而达到最佳的矫治效果。庭审中要注重对少年犯的人生教育引导、成长过程疏导,脱离纯粹的就案办案的老套做法,使其明辨是非、迷途知返、正直为人,防止重复犯罪。通过回访活动,把帮教工作延伸到家庭和基层组织,及时掌握对少年犯帮教的进展情况,确保帮教、改造工作落到实处。

四、结语

青少年违法犯罪是令人痛心疾首的话题,但“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直面问题,不回避、不逃避,方能最有力的解决问题,推动社会进步。对于青少年违法犯罪现状、表现形式及特点的归纳,对青少年违法犯罪各种诱因的深刻剖析,无不以探索建立行之有效的青少年犯罪预防机制为目的,以多措并举帮助青少年回归社会、立足社会、奉献社会,使之享受“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阳正晴”的美丽人生。

 



[1] 露丝·本尼迪克特:《文化模式》,王炜译,北京: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第259页。

[2] 李栓:《浅谈青少年犯罪的心理特征和矫正措施》,《法制博览》2017年第1期,第204页。

[3] 张轩:《青少年违法犯罪现状及原因》《人民日报》2004929日。

[4] 《中华人名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三十六条 中小学校园周边不得设置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

营业性歌舞娱乐场所、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等不适宜未成年人活动的场所,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经营者应当在显著位置设置未成年人禁入标志;对难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应当要求其出示身份证件。

责任编辑:资料室